亲爱的孩子们:……我认为敦煌壁画代表了地道的中国绘画精粹,除了部分显然受印度佛教艺术影响的之外,那些描绘日常生活片段的画,确实不同凡响:创作别出心裁,观察精细入微,手法大胆脱俗,而这些画都是由一代又一代不知名的画家绘成的(全部壁画的年代跨越五个世纪)。这些画家,比起大多数名留青史的文人画家来,其创作力与生命力,要强得多。真正的艺术是历久弥新的,因为这种艺术对每一时代的人都有感染力,而那些所谓的现代画家(如弥拉信中所述)却大多数是些骗子狂徒,只会向附庸风雅的愚人榨取钱财而已。我绝对不相信他们是诚心诚意的在作画。听说英国有“猫儿画家”及用“一块旧铁作为雕塑品而赢得头奖”的事,这是真的吗?人之丧失理智,竟至于此?

艺术家分两种,一种向天上看,一种往地上看。我属于往天上看的,看到的是美丽的云霞。向地上看的艺术家,看到的是肮脏和苦难。赞美与揭露是艺术存在的不同方式,两种方式各有价值。

  最近我收到杰维茨基教授的来信,他去夏得了肺炎之后,仍未完全康复,如今在疗养院中,他特别指出聪在英国灌录的唱片弹奏萧邦时,有个过分强调的retardo[缓慢处理]——比如说,Ballad[叙事曲]弹奏得比原曲长两分钟,杰教授说在波兰时,他对你这种倾向,曾加抑制,不过你现在好像又故态复萌,我很明白演奏是极受当时情绪影响的,不过聪的retardo
mood[缓慢处理手法]出现得有点过分频密,倒是不容否认的,因为多年来,我跟杰教授都有同感,亲爱的孩子,请你多留意,不要太耽溺于个人的概念或感情之中,我相信你会时常听自己的录音(我知道,你在家中一定保有一整套唱片),在节拍方面对自己要求越严格越好!弥拉在这方面也一定会帮你审核的。一个人拘泥不化的毛病,毫无例外是由于有特殊癖好及不切实的感受而下自知,或固执得不愿承认而引起的。趁你还在事业的起点,最好控制你这种倾向,杰教授还提议需要有一个好的钢琴家兼有修养的艺术家给你不时指点,既然你说起过有一名协助过Antlie
Flscher[安妮·费希尔]①的匈牙利女士,杰教授就大力鼓励你去见见她,你去过了吗?要是还没去,你在二月三日至十八日之间,就有足够的时间前去求教,无论如何,能得到一位年长而有修养的艺术家指点,一定对你大有裨益。

用画笔写下赞美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3-3-29 贡晓丽

  陈雅丹
世界上第一位登上南极洲的女画家,成功纵穿罗布泊的第一位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印象】

  陈雅丹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陈宗器,“雅丹是荒漠中常见的风蚀地貌,父亲曾被这雄奇瑰丽的地貌震动,就把这个美丽的名字送给了我”。

  继承了父亲勇于探索的精神,陈雅丹也不曾停下行走的脚步。她是世界上第一位登上南极洲的女画家,成功纵穿罗布泊的第一位画家。“极地之行使我的画更加厚重”,在流变万千的绘画界,陈雅丹从一而终地坚持着自己的作画理念,那就是相信爱、表达爱。

  因为在水墨画、版画、藏书票方面取得杰出成就,陈雅丹身兼数职,除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艺术设计系教授,还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藏书票研究会副主席,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监事长。

  为了保证画画时间,陈雅丹有时会主动避世,比如躲到中央美术学院的女生宿舍,或是干脆到邯郸的瓷窑去煅烧瓷器,“我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待着、画画,这样挺好”。

【对话】

  《中国科学报》:你作画用的是国画的毛笔与宣纸,可内容、手法又不同于常见的中国画,如何给你的画归属分类?

  陈雅丹:我的画乍一看不像中国画,甚至有人说是油画。我想是因为我吸收了西画比如构成主义、表现主义的特点吧,我喜欢通过点线面的随意组合来表现激情。西方艺术流派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传入中国的,像德国包豪斯学院的三大构成——平面、色彩、立体等。这些抽象美的观念几乎比我国早了100年。

  作为中国人,中国优秀的艺术传统也深深植根于我的血液中,影响着我的艺术。我喜欢中国古代的汉画像石,喜欢中国画论中所讲的气韵生动,喜欢毛笔的流畅的线条。鉴于我的特点,美术界将我归为中西合璧的林风眠先生一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